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东方生活 | 闲来静处,且将诗酒猖狂
信息来源:东阳天勤红木家具有限公司-2020年东阳红木家具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21-01-29 收藏此页

陶渊明误落尘网十三年中,官场的勾心斗角、世俗的污浊束缚,令其产生了“久在樊笼里”的压抑和痛苦。终在“守拙归园田”后,“性本爱丘山”的他,心中生出了“复得返自然”的欣喜与脱离仕途的轻松感,从此过起了自由闲逸的田园生活。

观文殿学士、太子少师欧阳修,解甲归田后,自甘恬淡,不以世事为怀,游放山水之间,以山水之趣拓宽自己的胸襟。从曾巩写其“旷达林中趣,高闲物外身”可以看出欧阳修远离官场后寄情山水,心中的释然与对名利的淡泊,让其超然于物外。

人生的碌碌,世事的茫茫,得失暂且不论,最终寻得内心的安定与从容,才能在这尘世中获得自由与闲适。

当今社会,人们为名为利四处奔忙,快节奏的生活总是压得人喘不过气,当我们真正停下脚步,才发现内心深处渴望的不过是一个能安放心灵的宁静归宿。

或在客厅安然自若,谈笑风生;或在餐厅食之有味,饱腹有度;或在茶室小啜几口,齿间留香;或在书房肆意创作,陶冶情操;或在卧室养精蓄锐,整装待发……闲适的姿态、安定的内心,任红尘纷扰,亦可活得自由安逸、有闲情。

下一篇:没有了